黄初

【双花】落花缭乱之时(番外)

迟到一个月的番外,其实更像是正文最后一章,食用愉快O(∩_∩)O


因着三年反恐生涯立下的功勋,与日后刑侦工作中的优异表现,张佳乐在回到K市两年后升任市局刑侦支队队长与副局长。虽不用再一有命案就亲临现场,亦时常和兄弟们一起专研案情。

孙哲平知道他爱这一行,所以就算见他眼底写满疲惫,也从不劝“别太辛苦”。只会在他回家时端上一杯温度适中的牛奶,或是刚刚煲好的鲜汤。

因为了解,所以纵容。

这几年孙哲平时常在外跟片,回K市住时有空就爱翻着食谱折腾食材,手艺渐渐也好了起来。最喜欢看张佳乐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,偶尔还会像老妈子一样,提着保温瓶去市局献献殷勤。

张佳乐有时笑话他,说没有以前在酒店买...

【架空】精英之路(张新杰篇)

本文为《共和国之剑》系列番外,每人一篇,不定时更新。

内容来自各种军事报道,他们每一个人身后都有许多位共和国军人作为原型。有夸张,但都是在事实基础上的夸张。

本章是新杰篇,叶神、老韩友情登场,相关章节戳下:

目录   新杰设定   新杰番外  


“神剑”的政委在兄弟部队里有个不/雅绰号,叫“金刚四眼”。

“四眼”是指他戴近视眼睛,“金刚”则是指他体格强壮。

张新杰硬气功了得,躺在锋利的钉床上,胸口压上预制板,一锤砸下去都能毫发无伤。

可成为“神剑”正式成员的第一年,他却因为“身体素质不过关”落选了...

【霸图】寒暑

前天看了一部日剧,叫《阴差阳错的女演员们》,内容是三个成功的女演员自己演自己,本该很成功,但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小事错过了关键的契机,一直默默无闻,后来慢慢找到另一条适合自己人生的路。

借着这个思路写了一篇霸图F4,有微量双花与韩张。


我叫张佳乐,今年19岁,一年前勉强考上本地一所二本大学,念经济学专业,成绩吊车尾,未来吧,不知道干什么好。

对了,我是K市人,比起学习,更爱玩荣耀。

荣耀是前些年开服的一款网游,现在已经成立了职业联盟,我是最早玩的那批人。

最近我总是在想,如果高三那年不向父母妥协,坚持玩下去,我是不是也成职业选手了?

毕竟我技术还是不错的。

我会和...

【双花】落花缭乱之时(41/FIN)

全文完结,感谢阅读!

设定戳 → (01)


-41-


察觉到子弹穿入左胸时,张佳乐捂住伤口,眼泪竟毫无征兆地夺眶而出——不是因为难以承受的剧痛,也不是害怕死亡,而是在那一瞬间,他突然意识到,也许再也见不到孙哲平了。

这三年来,两人经历了多少痛苦、多少折磨,如今终于能够堂堂正正地在一起,接受各自家人的祝福,却……

美好降临在,戛然而止之时。

身体渐渐下坠,不断涌出的鲜血轻盈地带走着生命。他茫然地望着灰暗的天空,泪水让视野变得模糊不清。背部狠狠着地,却似乎已经不会产生疼痛。他用尽所有力气捂着伤口,幼稚地认为只要微温的血液不从指间跌落,他就不会死。...

【双花】落花缭乱之时(40)

下一章就完结啦!大家有什么想看的番外吗?

设定戳 → (01)


-40-


孙哲平回B市后曾找到一位xing方面心理专家分析张佳乐的情况。对方说类似xing生活障碍的根源在于一种自发保护心理封闭,多是因为过去某种不堪经历造成的巨大心理阴影。如何恢复因人而异,如果放任不管,有人会在生活中某件看似不相干的事发生后,突然好起来,有人一辈子也好不起来。

专家提议道:“你最好带那位朋友来看看,咱们具体了解他的问题,也好对症治疗。”

孙哲平表达了谢意,却委婉拒绝。

他从未想过因为这种事而带张佳乐来看心理医生。背地里向专家请教只为多了解一分,以后也好多关怀一...

【双花】落花缭乱之时(39)

今天二更比较早,明天见O(∩_∩)O

设定戳 → (01)


-39-


“乐乐。”孙哲平向前伸出手,嘴角挂着极浅却又极深的笑意。

张佳乐不敢置信地抿住唇,睫毛轻颤,比过去深沉许多的眸子怔怔地盯着面前的人。

孙哲平又唤,“乐乐,我来了。”

“大……孙……”他低声喃语,双脚像被抽走了力量,却又像被灌入无穷的力量,刚迈出一步,孙哲平已快步走来,抱着他,将他紧紧摁入怀中。

熟悉到浸入灵魂的气息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【双花】落花缭乱之时(38)

写到最后我竟然有点想哭OTL……

设定戳 → (01)


-38-


孙哲平慌乱地捡起金属牌和勋章,目光触及“张佳乐”三字时,脸上突然失去所有血色,扶着墙跌跌撞撞地站起,剧烈颤抖,摇摇欲坠。

温热的泪水滴落在金属牌上,仿佛被残存的血迹染成浑浊的粉色。

朦胧泪眼中,穿着红色球衣的“8号”少年轻轻跳起,身形矫健地抛出篮球。篮球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线,入网的瞬间,少年骄傲地捏起拳头,转过身,对他露出耀眼至极的笑容。

终于,被抽走力量的双腿再也没法支撑身体,他颓然跪倒在地,发出沉闷而压抑的撞响,颤抖的双手死死捏着金属牌与勋章,直至尖锐的棱角刺入掌心的血肉。...

【双花】落花缭乱之时(37)

这章过渡,字数较少,后面基本就没有什么虐点了(其实还是有,不过和前面几章比,就已经不算啥了)

设定戳 → (01)


-37-


去新疆的申请批下来后,也许是因为就要离开K市,张佳乐恢复了一些活力。虽仍无法去命案现场,但进行外围调查时不再失误连连。

6月,针对警/察的反恐训练开始,他与Y省几十名警/察一起前往陆军某特种部队接受专业训练。

这支部队的首长正好是孙一谦。

孙一谦想找他聊聊孙哲平的事,却终是抹不开面子,于是叫来孙亦霄,让二人在自己办公室随意交流,时不时装作拿拿文件或是喝一口茶,正大光明地旁听。

张佳乐的精神状态比生病那会儿好了很多,既...

【双花】落花缭乱之时(36)

快放假了,大家国庆快乐

设定戳 → (01)


-36-


孙家爆发了一场家庭战争。

孙哲平的父亲孙长治,中/yang/军/wei成员,中将军衔,当日带着数名警卫员赶回K市,不由分说抓了孙哲平,又叫回孙一谦和孙亦霄,当着众人的面,将孙哲平踹得倒地不起,骂道:“逆子!”

孙亦霄连忙上前,喊道:“爸!老三年初刚做了手术!”

哪知孙长治反手就是一巴掌,怒气冲天,“你还敢为他求情?他成现在这样子,不都是从小被你惯出来的?”

孙一谦一把拉过孙亦霄护在身后,蹙眉道:“爸,你别借题发挥!关亦霄什么事?”

孙哲平摁着阵阵发痛的肋骨,看着两位兄长挡在自己面前,...

【双花】落花缭乱之时(35)

依旧感谢上一章评论讨论的姑娘们

设定戳 → (01)


-35-


三天后,张佳乐恢复工作了,依旧任刑侦1组的组长。复工那天,支队长请1组全员吃了顿饭,说过去的就过去了,一切往前看,没有什么坎儿是翻不过去的。

张佳乐笑着与所有队员碰杯,啤酒入喉,却如白酒般辛辣、陈药般苦涩。

几瓶下肚,酒精在胃里翻腾,身子渐渐热起来,脑子竟越来越清明。

经历过蚀骨的痛,酒便再也醉不了人。

他没有联系孙哲平,但会在每次去见心理医生时,顺路见见孙亦霄,问问孙哲平的近况,也告知自己最近过得怎样。

他心理上出了一些问题,常常整夜整夜地失眠,很想孙哲平,但又怕见到孙哲平...

 
1 / 25

© 黄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