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初

【双花】给你记上一等功(1)

-序-

对他们来说,这是边疆反恐生涯中最普通的一次巡逻——接下任务,完成任务,无人“壮烈”,小功一件。

可多年以后,他们依旧记得那个弯月挂在天际的晚上,记得那几天身在山中的日子。

冬雪虽未化,情窦却初开。

 

-1-

三月天山,飞雪漫漫。

几近垂直的黑色山体被覆盖上厚重的积雪,积雪被枯枝与尖石刺出惊心的窟窿,等待着身负40公斤背囊艰难前行的边防军人。

为首的上尉将95式自动步枪挂在身侧,手中的侦察兵匕首重重刺入头顶的崖壁。新一轮的反恐巡逻任务开始后,他所在的分队已翻过七座人迹罕至的雪山。

“120!120!”肩头沙沙作响的对讲机里,时断时续的呼唤传来:“120听到回话!110呼叫!”

“说!”他轻轻皱起眉,几块碎石随着又一次往上抬脚的动作而裹着雪向下滚落。

“汇报地点!”编号110的男子声音听上去有些焦躁。

“29,山腰!”他边说边回头朝队友挥手,示意他们踩着他的脚印跟上。

“天黑前赶到!”生硬的命令,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。

“知道了!”他回答得有力,下面的队员笑着喊:“张队别吼了,雪给你吼崩了咱全都得埋这儿!”

“瞎说!”他笑了起来,匕首再次插入崖壁,这次他没有回头,只中气十足地嚎了一嗓子:“二分队的给我跟上!别让一分队那群莽夫等太久!”

 

正在翻越雪山的是新疆反恐突击队的精英七中队二分队,为首全副武装的上尉叫张佳乐。

一天半前,突击队接到情报:一队暴恐份子正潜入山中,计划近日出境。队长给七中队下了死命令——务必在他们出境前将其抓捕或击毙。

七中队派出的是最精锐的两个分队,由张佳乐带领的二分队,和由韩文清带领的一分队。出发时,中队长给张、韩二人各自做了十分钟的思想工作,中心思想便是“不要吵架”。

韩文清沉稳地点点头,张佳乐“嘁”了一声,不屑道:“我都懒得和他说话。”

二人打小便是死对头,一个院儿长大,年龄只差了一岁,入伍前比打架谁厉害,比成绩谁更烂,比兄弟谁的多,入伍后竟千里迢迢同被丢到新疆,还双双进了反恐突击队。这下,两人的“竞赛”就更疯魔,出任务要比,待在驻地训练也要比。

有队员跟张佳乐开玩笑:“老大,老韩不会是你上辈子的小情人吧?”

“放屁!”张佳乐将烟屁股往地上一杵,像模像样地打了个寒颤。

“那你一天盯他那么紧干嘛?”队员继续问。”

张佳乐耸耸肩,想了一会儿才说:“习惯了吧,不吵不打不舒服。”

队员笑:“这不就是互相在意吗?”

“互相在意顶个屁用。”张佳乐一巴掌糊在队员后脑上,“看不对眼啊,从小就看不对眼。”

“那老大你谁看得对眼?我呢?”队员抱着后脑勺嘿嘿笑。

“滚滚滚!”张佳乐抬脚要踹,队员一溜烟跑掉。他往雪地上一蹲,没由来地思考起来:我好像……还没有看谁对过眼?

又有雪花轻轻飘扬,在头发被沾满晶莹时,他懊恼地一拳砸向雪地——呸!对什么眼?智障才是对眼!

 

日落时分,二中队按时赶到与一中队汇合的扎营地点。暮色下的边疆山谷处处透着诱人的美丽与致命的危险,韩文清不耐烦地朝张佳乐喊:“磨磨蹭蹭,你最后是不是把对讲机关了?老喊不应!”

张佳乐放下沉重的背囊,挑衅般地笑:“老韩不硬?哟老家伙挺有自知之明呐!”

众人哄笑,韩文清狠狠扇向张佳乐的防弹头盔。张佳乐扁着嘴装委屈:“痛!”

“还知道痛!”韩文清黑着脸,“扎营去!”

经过整天高度警惕的巡逻,一众反恐精英早已疲乏。简单的晚饭后,除了被安排站岗的队员,其余各人都抱着枪钻入帐篷。张佳乐坐在石头上晾被雪水弄湿的袜子,韩文清扯住他的后领小声说:“搁这儿几小时就得成冰块。”

“我就放放,一会儿还得穿回去。”张佳乐回过头,“啥事?”

“想想等下怎么办。”韩文清也在石头上坐下,天已经黑透,头顶是城市里见不到的闪烁繁星。

“3点出发,天亮就能赶到山口。”张佳乐点起一根烟,随手将烟盒和打火机扔韩文清怀里。

韩文清毫不客气地给自己点上一根,深吸一口道:“到时候你们二分队在山口设卡,我带队进去。”

“不行!我进去!”张佳乐左手抓起一把雪,胡乱在脸上搓。

“我进去!”韩文清吐出一口白烟,嫌弃道:“你那性子,冒冒失失的,进去肯定给我惹麻烦。”

“想打架吧你?”张佳乐嘴角一勾,双眼在烟雾中半虚起来。

“就这么决定了,我进去,你设卡!”韩文清两下解决掉香烟,起身道:“中队长怎么说的?这次行动归我指挥。”

张佳乐翻了个白眼,竖起中指道:“去你妈的!”

反恐巡逻敌在暗我在明,深入搜索的一方必将遭遇四伏危机,而在山口设卡的队员则安全很多。张佳乐看着韩文清的背影,烟快烧到手指时才低声自语道:“我这么冒冒失失,你怎么还敢把身后设卡的任务交给我?”

 

短暂的休整在半夜戛然而止。

弯月当空,戴着夜视仪的军人悄无声息地潜入山林。他们镜片后的双眼如鹰般锐利,被雪阻碍的步子像豹一样矫捷。

带队的是韩文清,张佳乐在队末处理痕迹。半小时后,整个队伍突然停了下来,韩文清压着声音说:“有情况!”

“什么?”张佳乐将对讲机音量调至最小,警惕地问道:“110?”

“全体注意,前方山腰有火光!”韩文清带着身边的队员匍匐在雪与枯枝中,“120,上来!”

张佳乐命令部分二分队队员原地待命,继而领着其他队员迅速往前赶。黑夜中,对面一座雪山上的小团火光越来越明显,他贴着对讲机说:“什么人这个时候会跑那儿去?”

“坏人。”韩文清毫不犹豫地作答。这里是边境敏感地带,深更半夜摸上去的人不是暴恐分子,就是逮暴恐分子的人。

张佳乐关掉对讲机,他已经赶到韩文清身边,合着逮暴恐分子的人都待一块儿了,那上面的不明人士便必是暴恐分子无疑。

“踏破铁鞋无觅处!”韩文清牢牢握住胸前的95式自动步枪,脸上漾起不加掩饰的兴奋。他轻轻给了张佳乐一拳,张佳乐却一边拨弄弹匣一边抬头道:“啊?”

“下一句!”韩文清瞪眼道。

张佳乐摊开右手,耸肩道:“不知道。”

“得来全不费工夫!”韩文清重新握住自己的步枪,对张佳乐连这小学二年级的句子都接不上来感到十分懊恼。

张佳乐倒不气,只轻松地说:“又不是所有人都叫韩‘文青’。”

一分队俩队员咬耳朵:“这他妈还全不费工夫?我们之前走的那一天半是旅游的吗!”

 

带着即将圆满完成任务的美好心情,韩文清和张佳乐各自领上精锐队员,准备从雪山的两个方向包抄。十几名机动队员则于各个不同的隐蔽点设伏,狙击手稳健地扶住88式狙击步枪,在微光瞄准仪中为队友拉出大片安全范围。

近了,烈火吞噬枯枝的“噼啪”声清晰可闻。张佳乐趴在黑暗中道:“报情况!”

韩文清的一分队走的是视觉更好的一条路,就在张佳乐的声音传来之时,他已看清火堆旁有两个人,“两男,可能有武器。”

“能看清楚是什么武器吗?外国的?土制的?”张佳乐做了个据枪瞄准的动作,示意身边的队员再次检查武器,打开保险。

“不能判断,他们带着黑色长袋,还有像架子一样的东西。”韩文清皱起眉,没想到眼前这俩恐怖分子还装备了大家伙。

“我操是大狙还是单兵火箭筒?”张佳乐一惊,队员们也个个圆瞪双眼。

“不知道!”韩文清“啪嗒”一声将子弹上膛,吩咐道:“你们二分队按兵不动,我去看看!”

张佳乐刚想争辩,又听他在对讲机里指挥远处的狙击手:“掩护,发现不对立即开枪!”

“明白!”狙击手冷峻的声音传来,合着冷风,听得人背脊发凉。

韩文清带了两个队员抄到山腰平台后方。兴许是察觉到异常,一名戴着眼镜的暴恐分子往后看了看。

逆着火光,韩文清竟好巧不巧地对上对方的目光。一秒的愣神后,他飞身跃上平台,强势地端枪喊道:“不许动!边防巡逻!”

 

Tbc


热度(336)

© 黄初 | Powered by LOFTER